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【史学前沿】谢贵安 义理下的史学:朱熹对《史记》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01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编辑声明

作者简介:谢贵安,男,汉族,湖北襄阳人。武汉大学历史学院、国学院暨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华中科技大学、河南师范大学兼职教授。现为中国明史学会副秘书长。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史学史、历史文献学和明清文化史。其关于实录体史学的研究,受到海内外同行学者的关注和重视。

关键词:朱熹;《史记》;评价;义理之学

中国史学的真正独立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奠基则在两汉时期,《史记》的出现对中国史学的发展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。《史记》堪称中国史学之源,司马迁也被称为“中国的希罗多德”。司马迁开创了纪传体史书形式,《史记》因而被人目为子部杂家类书籍,它所负载“先黄老而后六经”浓厚的黄老思想,也被班固斥为“是非颇谬于圣人”,然而《史记》及其开创的纪传体却获得了“正史”的地位。到南宋理学盛行之时,朱熹对《史记》进行了重新定位,以理学家的义理史学眼光,基本上否定了《史记》的价值和地位,但在某些具体方面,又给予了肯定,特别是在佐证经书中所涉上古历史时,又部分认可了《史记》记事的合理性和可信性。

班固和朱熹对《史记》的负面评价,反映了儒学发展的两个阶段??两汉经学和宋明理学时代,以巩固儒学为目的的思潮对史学开山所实施的的价值否定。然而,无论是东汉还是南宋时期,无论是班固还是朱熹,都在贬斥《史记》的同时,也继承或肯定了它的一些优点。班固继承的是《史记》的体例,朱熹肯定的是它记事可信的史料价值和考经之功。学术界关于朱熹和《史记》的研究成果十分丰富,但将二者结合起来,从朱熹对待《史记》的态度上进行研究,目前尚未见成果问世。本文不揣冒昧,对此问题作一探讨。

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”的《史记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