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【来自防汛救灾第一线的报道】不畏艰险 奋力抗险??

发布日期:2020-08-24 07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房屋倾倒,河堤倒塌、桥梁冲毁、农具冲走、泥石流堆积如山……这触目惊心的场面是宕昌县检察院所帮扶狮子乡自8月6日以来遭受洪涝灾害的真实场景。截止15日17时30分,洪涝灾害共造成全乡7个村不同程度受灾,62处1800米护路河堤垮塌,29处600多米路面悬空,15处泥石流堆积路面,滑坡落石28处,房屋受损103间,7个村办合作社不同程度受损,6座便民桥成为危桥,农作物受灾面积达1600多亩,面对被洪水毁坏的家园,宕昌县检察院帮扶队员痛在心里,急在心里。

灾情就是命令。驻村帮扶工作队面对汛情,挺身而出,奋勇当先,不顾自身安危坚守在抗洪救灾第一线,与村两委、党员干部一起,冲锋在前,沉着应对,充分发挥突击队和生力军作用,积极投身于抗洪抢险和灾后重建,用他们实际行动展示了责任与担当、坚守与奉献。

公而忘私,防汛抢险是工作队员的职责使命。马世苍,宕昌县检察院派驻狮子乡阴山沟村的第一书记、工作队长;冉德恩,宕昌县检察院派驻狮子乡阴山沟村帮扶工作队员,罗贵强、杨静,宕昌县检察院派驻狮子乡狮子村帮扶工作队员。灾情发生后,他们闻令而动,第一时间投身到抗洪抢险第一线,用行动书写着自己的青春,用肩膀扛起群众的希望。8月6日下午,大雨倾盆,进出狮子乡的所有道路均被山体滑坡阻断,罗贵强在县城处理完私事,乘车到新寨乡后,顶着大雨,冒着被落石击中、被滑坡掩埋、被洪水冲走的危险,徒步三个多小时赶赴狮子村,投入抗洪抢险中。马世苍,这名退伍军人,依旧保持着军人本色,把群众的利益始终放在心上,在帮助孩子填报完志愿后,没有多陪家人和孩子,依然及时进村开展帮扶。8月6日以来,阴山沟村哪里有险情,那里就有他的身影,已连续奋战15天的他甚至连孩子的录取情况都顾不上询问。8月17日下午,冉德恩告别病危的爷爷,与村干部一道投入到抗洪抢险中,当从抢险一线回到住地时,才知道爷爷已经去世。杨静,作为一名奋战在抗洪一线的“女汉子”,暴雨中,忙着转移受困群众、清淤泥、搞卫生、抬家具,从不喊累,面对抗洪抢险的严峻形势,他用行动和坚持,展现了一名铿锵玫瑰的风采。

排隐除患,群众安全是工作队员的日夜牵挂。8月6日下午17时许,驻狮子乡阴山沟村帮扶队正准备洗菜做饭,突然阴云密布,电闪雷鸣,大雨倾盆而下,帮扶队长马世苍第一时间意识到情况不妙,顾不上做饭,将帮扶队员和村社干部组织起来,冒着倾盆大雨进入群众家里,重点排查存在安全隐患的房屋,动员沿河农户和行动不便的老人小孩向就近安全场所撤离,远离安全隐患。狮子村咀头的两户群众被泥石流形成的堰塞湖围困,现场水流湍急,水位持续上涨,面对此种场景,工作队员丝毫不敢懈怠,第一时间将两户群众转移至安全地带。在抗洪抢险中,两个驻村工作队坚持将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,共排查地质灾害隐患88 余处,房屋隐患150处,桥梁道路隐患点91 余个,为隐患点设置安全警示牌23个。23个。

抢险冲锋,攻坚克难是工作队员的英雄本色。大雨倾盆,河水暴涨,河床抬高,阴山沟村一处河堤决口,洪水冲向群众家里,几个身穿雨衣,手拿铁锹,冒死封堵决口,疏通河床的人已在奋力抢险,马世苍微微抬头对周围群众说:“你赶紧撤到安全地带,你放心,这儿有我们呢,只要有我们在绝不会让你们的生命财产受到损失”。洪灾面前,两个驻村帮扶工作队披荆斩棘,发挥党员模范带头作用,冲锋在抗洪抢险的第一线。面对来势汹汹的洪水猛兽,两个帮扶工作队4名队员闻令而动,通过手摇报警、村社广播、敲锣、微信网格群、打电话等方式组织群众连夜撤离。同时针对多名农户院内及家中进水,几处便民桥被冲走,两个村约30多箱蜜蜂、5座香菇大棚被毁,农作物大面积倒伏,驻村帮扶队与村两委班子发动群众开展道路淤泥清理,保障通村公路基本通行。抢险应急,哪里有险情,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。两个驻村帮扶工作队动用人工、机械清除滑坡土石方1000余立方米,疏通排水沟渠1.5公里,疏通道路203余处,安全转移受困群众7户37人。

日值夜守,坚守岗位是工作队员的责任担当。8月10日晚11时许,狮子村帮扶队员驻地,几支昏暗的蜡烛照着几个满脸泥水、疲惫不堪的脸,有几名“泥人”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泡面,这是宕昌县检察院帮扶队员刚从抢险前线回到住地的场景。汛期期间,驻村工作队员严守岗位,吃住在村,值班值守,日夜坚守在村,时刻将责任扛在肩上。面对防汛应急一级响应,队员们第一时间通知村里的群众,和村两委班子一道,与村社党员干部群众一起甩大锤、举钢钎、碎巨石,抢修交通便道;挥锄头、掀铁锹、扛麻袋,清理淤堵路面;大喇叭、小广播、微信群,安全提醒告知,全力防汛救灾,排查排除安全隐患。汛期期间,两个驻村工作队日夜值守,共计值班48人次,300小时,确保群众生命财产安全。

来源:宕昌县人民检察院

监制:马红斌 责编:何 成

编辑:陈耀华